分类 1号站娱乐 下的文章

  三代人守墓73年 无名烈士身份确认“无名烈士”为抗日时期延安南下干部队副旅级干部邹开胜 日本投降前一个月牺牲在山西

丰盛村无名烈士墓的遗骨最终被确认为烈士邹开胜(图为挖掘现场)

  从1945年7月,山西平遥丰盛村的后山上便出现了两座并不起眼的烈士墓,村里人大多没文化,口口相传,人们只知道墓里面埋葬着一位“司令”和一位“团长”。1950年,那位“司令”的后人迁走了其中一座烈士墓,另外一座则继续留在丰盛村。

  村里一家人从1945年起便开始守护这座烈士墓,至今三代人,在他们心中一直有一个谜,另一座墓里烈士的家人在哪儿?他的家人知道烈士被埋在一个不知名的小山村吗?

  2014年,喜欢研究八路军历史的王京利来到了这座烈士墓,他翻阅史料,联络各地民政部门,希望寻找到墓主人的蛛丝马迹。墓主人的范围最终被缩小到两个人——33岁牺牲的廖纲绍烈士和29岁牺牲的邹开胜烈士。两人同时牺牲在1945年山西平遥的一场战斗中。73年来,他们的后人都在寻找两人的遗骨。近日,这位“无名烈士”的身份被确认,他就是抗日时期延安南下干部队副旅级干部邹开胜。

  一家三代人守护烈士墓73年

  73年来,山西平遥丰盛村的后山一直安静地躺着一位八路军烈士。

  村子的后山上埋着一名“烈士”,但是村里谁也不知道他的身份,只知道是一个“团长”,可能姓“周”。

  据丰盛村的老人回忆,新中国刚刚成立的那些年,每到清明节,都会有学生来到烈士墓祭奠,也会有人说起关于烈士的事迹。岁月流逝,这座石头垒砌的有些简陋的“烈士墓”渐渐冷清下来,陪伴在周围的,只有一片片的果园。

  60岁的贾林香30多年前嫁过来,一直靠种地和养鸡为生,她每年都来到村里的后山,坚持给这座无名烈士墓烧烧纸,拔拔杂草。

  贾林香的公公新中国成立前曾是村子里管“财粮”的负责人,1945年八路军在村里安葬了两名烈士,并委托贾林香的公公帮忙照看,村里人却并不知道这两人的详细信息。

  “1950年,有一个(烈士)的后人来了,我们才知道其中一座墓里埋的烈士名叫桂干生。另外一个人是谁还不知道,我公公一直和我说另一位烈士姓‘周’,是一位八路军的‘团长’,更多的他也说不清了,后来老人去世了,家里就更没有人知道这位烈士的身世了。”贾林香说,“嫁过来以后,我每年都会上后山来给这座烈士墓烧纸、拔草。这就是清明节的风俗嘛,逝去的人要祭奠,更何况还是位八路军烈士。后来我岁数大了,上不动山了,有时候就会让我儿子过来。谁也不知道这位烈士是谁,他孤零零地躺在这儿,也没有亲人来找。”

邹开胜烈士是腹部中弹牺牲的,他的遗骸出土时,手臂正放在肚子上

  无名烈士身份的两种可能

  揭开这个历史谜团一角的是山西人王京利,他平时喜欢研究八路军的历史,写过很多关于八路军历史的文章。

  2014年,王京利来到丰盛村附近的一家企业工作,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从贾林香那里得知,丰盛村后山上埋葬的这位无名烈士,“我开始时不相信,司令和团长在八路军的队伍里已经算是级别比较高的了,却被埋在这么偏远的一个小村子里,感觉不太可能。”

  王京利也曾前往北京和湖北等地的民政部门寻找线索,但均无所获。直到今年3月初,王京利在帮助另一位在抗战中牺牲的湖南籍团级干部寻找家属时,偶然发现同为湖南籍的烈士廖纲绍的信息。廖纲绍牺牲的地方距离丰盛村很近,他想起了贾林香的信息,于是再次又对丰盛村及周边进行了走访,怀疑这位无名烈士墓可能就是廖纲绍。他随后通过民政部门联系了廖纲绍的家人,其家人表示,希望挖掘烈士墓,取出遗骨进行DNA比对。

  王京利还想到另一条途径,与无名烈士毗邻的是1950年就被家人找到的桂干生,桂干生迁葬时有其警卫员到场,也有详细记录。与桂干生相关的人们会不会知道这位无名烈士是谁?

  于是王京利联系了桂干生的儿子,“他(桂干生)儿子跟我说,据他父亲的老战友回忆,桂干生旁边的烈士墓里埋葬的也可能不是廖纲绍,而是另一位叫做邹开胜的烈士,但是同样因为年代久远,相关的资料他也无法找到并确认。”

  至此,无名烈士墓中这位烈士的身份,出现了两种可能。

家人保存的邹开胜生前唯一一张照片(前排左4)资料照片

  廖纲绍与邹开胜同时牺牲

  廖纲绍和邹开胜都是八路军干部,廖纲绍为团级干部,邹开胜是副旅级,两人牺牲在同一场战斗中。

  1945年7月8日,山西平遥,从延安出发的八路军南下支队第二梯队五干队与驻守同蒲路的日军发生了一场遭遇战,参加过这次遭遇战的贺庆积在回忆录中记述,“这次战斗,我们牺牲了100多人”。

  因为这是一支延安南下的干部队,所以牺牲者中,很多都是从红军时期就参加革命的干部,其中就包括桂干生、廖纲绍、邹开胜等人。

  在河北邯郸晋冀鲁豫烈士陵园档案室,存有一份《桂干生同志情况》,其中就提及了邹开胜烈士牺牲的经过。“干部队刚过同蒲路,平遥县城里敌人向他们发射九二炮。第一炮打在离我五十公尺处,我知道敌人是在试探,就叫同志们赶紧走,几个同志走到一个大树坑旁,正准备休息一下,敌人的第二颗炮弹在他们跟前爆炸了。”根据文中战友回忆,邹开胜被一片弹片打穿腹部,他先是用手捂住伤口,但无法止血,小肠从伤口掉出来一段。“由于没有卫生员,他自己把小肠塞回去,又用一个搪瓷缸堵住伤口,继续跟着部队前进。九干队队长桂干生同时也负了重伤,部队用骡子把他们驼到平遥县东南的一个小村子里宿营。”

  当晚,邹开胜与桂干生都牺牲在了这个小村子,那里就是丰盛村。

  廖纲绍同样牺牲在这场战斗里,据其的战友回忆,廖牺牲前其实已经冲出了日军的包围,但是为了营救后面的战友,又重新返回到了战场,不幸中弹牺牲。

  邹开胜家人一直在寻找遗骨

  邹开胜牺牲时,他的孩子还没出生。据他的战友回忆,邹的遗言是委托转告妻子的一句话,“一定要把孩子养大”。

  邹开胜和爱人是在延安认识的,邹的爱人曾经在八路军新编第一师“长城剧社”做文艺宣传员,后来进入抗大学习。1945年,邹开胜牺牲前,她也从延安出发,跟随南下支队的后续部队准备与丈夫会合,但她刚到山西境内即接到命令,不要再跟随部队南下,而是返回延安。

  “当时外婆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服从命令。”邹开胜的外孙女张女士说,“回到延安后,她才知道外公邹开胜已经牺牲了,那时候外婆正怀着我妈妈。我妈妈1945年10月出生,是遗腹女。外婆曾经试图找外公的遗骨,但是战争年代,外公生前的战友流散各地,相关的信息也就中断了。”

  张女士说:“外婆一直没有告诉我妈妈关于外公的事。外婆后来再婚,直到妈妈上了大学,她才说。从那以后,妈妈也开始寻找外公的遗骸。1980年,我们听说在河北邯郸的晋冀鲁豫烈士陵园葬有一批在抗战中牺牲的烈士遗骨,那批烈士和我外公的部队有交集,便马上赶了过去。我们一个个墓碑寻找邹开胜的名字,但没有。2006年,我们又发现一篇名为《我们的好主任邹开胜》的文章,详细记述了外公在八路军总部特务团工作的情况,便又去找作者。作者是原工程兵副参谋长许德厚,但他说自己所知道的也仅限于文中记述,并不知道外公最后葬在哪。”

丰盛村烈士墓出土的纽扣

  DNA鉴定确认遗骨不是廖纲绍

  今年3月25日、26日的《北京青年报》曾经对廖纲绍家人寻找廖纲绍烈士遗骨的事情进行了详细报道。廖纲绍烈士的家人在经过了当地民政和丰盛村村委会同意后,小心地挖开了五名烈士墓,并取出了一根遗骨,带回北京进行DNA鉴定。

  考虑到廖纲绍烈士的家人已经取走烈士墓中的遗骨进行DNA检测,邹开胜烈士的家人便决定先等待消息。

  到了8月,经过4个多月的等待,第一次DNA鉴定结果出来了,埋葬在丰盛村后山的无名烈士墓里的遗骨不是廖纲绍的。随后,烈士邹开胜的家人前往山西,再次从无名烈士墓中取骨,带到上海复旦大学进行再一次的DNA鉴定。鉴定机构收集了邹开胜女儿和另外一位院方亲属的DNA信息。

  “妈妈并没有见过亲生父亲,外公牺牲的时候,她还在外婆的肚子里,但是血浓于水,这么多年来,她非常希望找到外公的遗骨,每次说起来,还会落泪。”邹开胜的外孙女张女士说,“希望来得非常突然,今年4月份,我们得到了山西平遥丰盛村有这座无名烈士墓的消息,也看了《北京青年报》当时的报道,虽然当时我们认为这座墓里的烈士可能更像廖纲绍,但是我们还是留着一线的希望,后来廖纲绍烈士的家人告诉我们,他们家的DNA比对没有成功,便又重新燃起了我们的希望。”

  烈士女儿抱着DNA鉴定结果落泪

  这具烈士的遗骨出土时呈现的姿态,是手臂放在肚子上。张女士说:“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外公(邹开胜)是腹部中弹牺牲的。”

  73年的谜团终于在11月12日解开。

  邹开胜的女儿拿到了等待已久的那份DNA亲权鉴定报告,“根据DNA遗传标记分型结果,被鉴定人3是被鉴定人1的生物学父亲”。其中的“被鉴定人3”,就是无名烈士墓中的遗骸,而“被鉴定人1”,就是邹开胜的女儿。

  已经73岁的邹开胜的女儿看到这个结果,止不住地流泪,一滴滴掉在鉴定书上。

  “他们家确认了烈士身份,我们替他们高兴,都是烈士的后代,我们也希望看到这样的结果,对我们家来说,没有找到自己亲人的遗骸有些遗憾,但是我们还会继续寻找下去。”烈士廖纲绍的家人说。

  “说实话,守了30年,这座烈士墓以后如果被迁走,我会有点儿不舍得,但是他在这里孤零零躺了七十多年,终于有家人能够来带他回去,我更多的是感到高兴。”守护了无名烈士墓30多年的贾林香说。

  “我敬佩那些八路军,所以我一直都在研究八路军的历史,能够帮助他们找到家人,我很高兴,但是也有一些遗憾,就是廖纲绍烈士的遗骨现在还不知道葬在哪里,我还会继续帮这些烈士家属寻找烈士的遗骸。”王京利说。

  “接下来我们打算去民政部门办理相关手续,然后把外公的遗骨接回老家的烈士陵园安葬,在外面躺了73年,是该接外公回家了。”邹开胜的外孙女张女士说。本版文并摄/本报记者 付垚

  邹开胜烈士生平

  1916年出生于湖北省红安县七里坪乡延邹家村,1930年在河南省新集列宁小学读书,并在校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后转为中共党员。1932年,参加了中国工农红军,随部队进行鄂豫皖第四次反“围剿”。

  1936年10月,红军三大主力胜利会师后,任西路军263团政治部主任,于1937年4月底到达甘肃、新疆交界的星星峡。

  1940年4月,八路军总部整编了多个连队两千余人统一编入“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总司令部特务团”。邹开胜作为团政治部主任调入,负责团的思想政治工作。

  1942年春,邹开胜任特务团政委,1943年,邹开胜调到延安,任延安党校总校整风大队队长,后到绥德抗大任整风队指导员,副旅级干部。1945年4月至6月参加了党的第七次代表大会。

  1945年4月,邹开胜作为南下干部,被编入南下支队第二梯队五干队,准备赴华中新四军五师任旅政委。6月13日,他告别了妻子和尚未出世的女儿,离开延安。

  1945年7月8日,与日伪军在山西平遥同蒲路附近遭遇,中弹牺牲,年仅29岁。

  《奇遇人生》第九期已于昨晚20:00播出,本期节目中白举纲如愿以偿的来到冰岛,与阿雅、赵立新老师一起对话世界尽头的极致风景;帮助装潢艺术家完成梦想;围坐在火炉旁边与友人互换人生故事;在震撼的大自然中找到了最简单的快乐。

  白举纲邂逅冰岛精灵 大自然中寻真我

  本期《奇遇人生》中白举纲来到了极北之地——冰岛,完成了自己的意愿“去想去的地方,做想做的事”。作为欧洲人口密度最小的国家,冰岛纯净原始的自然风光为这个国家增添了无穷的魅力。正如节目前阿雅的一段独白:“地球,五亿一千万平方公里;人类,七十亿四千万。当我们凝视世界时,世界也凝视我们。当我们遇见他们时,我们也遇见了自己。只有出发才是一切的开始。”“遇见自己”是《奇遇人生》的共识点,白举纲就在这里找到了自己的追求与热爱。白举纲的纯粹与冰岛的洁白在这一档节目里起到了十分美妙的化学反应,而这个化学反应的催化剂叫做真实。白举纲纯真、温情的表现加之内容纪录片的形式和质感,让观众感受到这个娱乐圈缺失的、大众审美的制高点,并且去心平气和的感受节目中的小而美的力量以及白举纲的赤子之心。

  在冰岛之旅中白举纲与阿雅、赵立新老师一起在冰天雪地里感受刺骨的流水;在白雪皑皑中欢快的打滚;在空谷足音处温柔的吟唱;在千里荒芜里树起一颗颗木桩;在一片纯净下拥抱冰岛;在火光霎起时遇见绚丽极光。对于白举纲来说旅行便是一次出逃,远离城市的喧嚣与高压,挖掘被我们遗忘的简单快乐。在世界的尽头,人烟稀少、生活安逸、节奏放缓,大自然带给我们的震撼,使我们不得不去面对真实的自己。

  围坐火炉闲话人生 白举纲忆父亲点滴

  节目中白举纲与主持人阿雅、嘉宾赵立新一起围坐在炉火旁聊天,白举纲真性情的一面展露无遗。白举纲谈及父亲对自己的影响,认为自己的生活方式、生活习惯以及思维模式都是深受父亲影响,并且以父亲是一个厉害的维修工为傲,这时候的白举纲眼神坚定并且有力量。而说到父亲为自己放弃去日本的机会,是因为不想让自己生活在没有父亲的环境里时,白举纲眼神又变得柔和,父亲在他生命中的地位不言而喻。

  在开往冰岛的飞机上,白举纲还梦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父亲,他觉得“这种感觉很不错”,轻描淡写寥寥几句,便将自己对于父亲的思念与牵挂深深的传递了出来,这一段心里话润物细无声的融在了每个看客的心里。这可能就是父亲给予孩童一生一世的力量,孩子对父亲无穷无尽的牵挂。种菜、下棋、钓鱼、喝茶、喝酒这些看似平淡无奇的生活琐事,在白举纲的心里却是最想与父亲一起共同去做的事情,白举纲言辞恳切、态度真诚,让阿雅和赵立新感动不已。

  在如今社会压力巨大,焦虑逐渐加重的环境下,有人选择出去游玩放松,有人选择对与自己对话看清心灵的呼唤。白举纲则选择了《奇遇人生》这档节目来释放和找到自己,在节目中他放下包袱,摊开内心,向观众展示了不为人知的一面与最真实的自己。而观众也随着白举纲的脚步走进大自然,释放内心的简单快乐。

  中新社北京11月15日电 (宋蕙)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5日在北京表示,中美关系正处在一个重要关头,需要双方做出正确决择,做出切实努力。

  在当天的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据报道,美副总统彭斯13日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称,美方对在二十国集团(G20)阿根廷峰会期间与中方达成协议敞开大门,但前提是中方在经济、军事和政治活动方面全面作出巨大改变,在美方关切的问题上作出让步。他还提及中国须遵守国际准则和规范等问题。中方有何评论?

  对此,华春莹表示,一段时间以来,美方不同人士发出了各种不同的声音。“我不知道彭斯先生这番言论是代表美国政府的正式观点,还是只是他个人的观点?”

  她说,当前,中美关系正处在一个重要关头,需要双方做出正确决择,做出切实努力,确保中美关系沿着正确方向健康稳定发展。这符合两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根本利益,也是国际社会的共同期待。中方尊重美方的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美方同样也应尊重中方的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尊重中国人民选择的符合自身国情的发展道路。正如习近平主席本月初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发表重要讲话时所指出的,“经历了5000多年的艰难困苦,中国依旧在这儿!面向未来,中国将永远在这儿!”

  关于经贸磋商问题,华春莹指出,中方的立场是明确和一贯的。中美经贸合作的本质是互利共赢。在相互尊重、对等、互利基础上开展谈判磋商是解决经贸问题的唯一正确道路。在这个问题上,中方不欠谁,不求谁,更不怕谁。中美元首不久前通了电话,两国元首在通话中均表达了对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扩大中美经贸合作的良好愿望。希望美方按照两国元首近日通话共识精神,聚焦合作、排除干扰,在相互尊重和平等互利的基础上,就双方关切的问题进行诚信和严肃的磋商,争取达成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方案,使双方有关保持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扩大中美经贸合作的良好愿望变为现实。

  对于所谓中国遵守国际规则问题,华春莹指出,在遵守国际规则问题上,中国一向是模范生。她同时表示,注意到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在11月1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花了近15分钟时间列举了美方违反或废除重大国际条约的历史。“我真心建议美方某些人,不要总是粉饰自己,指责别人。”(完)

  11月14日电 据韩国国际广播电台(KBS)报道,12日,朝韩军方当局和由美国主导的“联合国军司令部”举行三方协商机制会议,就板门店共同警备区(JSA)内监控设备运用方案进行了讨论,并于12日至13日对共同警备区监控设备情况进行了现场调查。

  据报道,韩国国防部陆军大校南承铉(音)、美国陆军中校莫罗(音)和朝鲜陆军上佐林东哲分别代表三方出席会议。

  韩国国防部表示,为商讨朝韩在共同警备区内,对方地区联合执勤以及保障游客自由往来,朝韩军方当局和由美国主导的“联合国军司令部”就调整板门店共同警备区监控设备,以及共享各方情报等问题进行了讨论。

  据韩国国防部介绍,三方在首先了解板门店共同警备区内朝韩监控设备的情况后,相互确认了将安装新监控设备的地点。为共享监控设备视频信息,三方还讨论了与此相关的技术问题,并商定制定共享信息的方案。

  韩国国防部表示,三方决定以此次会议和现场调查为基础,尽快重新调整和部署各方监控设备。

  日前,痛仰乐队“点石成金”巡回演唱会首站(北京站)官方海报终于在万千乐迷的期待下正式曝光,随着海报的公开,痛仰乐队也在今日为乐迷们放出了本年度的最大惊喜——即将在2019年1月1日元旦之夜强势进击北京工人体育馆,开启成军20周年的全新征程!

  据悉, 2019年1月1日元旦之夜,痛仰乐队将把20周年巡回演唱会作为他们新的征程开始,并开启全面巡回演出计划,而此次巡演的首站就设在被业内冠以“摇滚圣地”的北京工人体育馆,这也是“痛仰”成军以来的首度踏足。此次最新曝光的官方演唱会海报中,一座显眼的“五指山”高高竖起食指,象征着“点石成金”的手势仿佛也代表着20年来从未被熄灭的摇滚的灵魂与一成不变的热爱!

  作为“公路摇滚”的代表者,组建于1999年的痛仰乐队将于明年迎来成军的第二十个年头。成军二十年,也作为国内乐队之中少有的始终保持旺盛的创作精力并成功实现转型的摇滚劲旅,他们始终坚持追求高水平的摇滚舞台。此次痛仰乐队“点石成金”巡回演唱会北京站中,痛仰乐队将以全新的舞美设计和别出心裁的曲目编排,艺术性与时代感结合兼顾,以不同时期的音乐作品承载乐队精神,以期打造出一场无负乐迷众望的“痛仰摇滚编年史”。据悉,演出将于11月13日在大麦网全面开启预定,届时痛仰乐队将带来怎样惊喜,让我们拭目以待!